window.document.write(""); < class="witer-backgroud"> < class="header-news"> < class="newsmain"> < class="newsContent"> <>

心声 | 我在武汉,静待花开

< class="w_c_sub"> 发稿时间: 2020-03-04 来源: 【 字体: < class="clearfix"> < class="text" id="content-fontsize"> < class=TRS_Editor>2020伊始,武汉,我的家乡,没有了熟悉而嘈杂的喧嚣声,没有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交通不再拥堵,商贩停止营业,街上偶尔出现的人影,却谨慎地保持着疏远的距离……

▲封城后的武汉街道

1月20日,各地朋友发来问候,让我注意安全,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不要到处乱跑。这样的谆谆叮咛让我感动又无奈,我与同学们相互调侃,似乎整个中国都觉得武汉是疫区,武汉人觉得汉口是疫区,而汉口的市民则专心张罗着新年的团圆饭!

那时,整个中国都觉得武汉病了,只有武汉不知道,也许当局者迷吧,彼时的武汉繁华如常,人们还在热闹准备着新春年货,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依旧相约着来年春天在樱花树下相见。

1月22日,华润置地建设事业部在武汉的项目均提前完成工作计划,全员进入休假模式。此时,事业部也开始积极主动应对疫情,要求员工每日主动上报身体状况。我出门跑遍所有药店,没有买到酒精、口罩和体温计。心中不安的我默默安慰自己:也许这次又像2011年囤盐事件一样,闹个大乌龙呢。

空手而归的我,在电梯里碰到妈妈拎着几瓶酒精回来,我诧异她居然还能买到酒精。妈妈解释道:"邻居听说我们家没有酒精,给我们凑了四瓶。我听说他们家没有蔬菜,把我刚买的菜薹送去了大半,结果人家倒把自己卤的牛肉给了我一块。"我笑问妈妈:"你们这是在交换战时物资吗?"

希望若是有温度,我想它发生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点滴。

▲与邻居交换物资

1月23日,武汉封城,我们背水一战。

妈妈眼眶泛红的告诉我,她的好朋友发烧了,表现出的症状跟网上报道的很像。她很担心却无能为力,除了隔着手机屏幕为她加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抱着妈妈告诉她,听从国家的安排,将疫情控制在最小范围就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要给祖国再争取一点时间,一定可以攻克病毒的。

希望若是有灵魂,我想它叫信任。

1月24日,武汉封城的第二天,除夕之夜,团圆之时。

这一天,450名来自三军医科大学的医护人员听从国家号召逆行而来,抵达武汉。他们的到来,为“围城”中的人点燃了希望,祖国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子民,在需要的时候,她总会在我们身后。一如《战狼》里的那段话:"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希望若是有名字,我想它叫祖国。此刻,它的使者,叫“白衣天使”。

▲军医大学出戏驰援武汉(图片来自网络)

1月27日,武汉正式封城第5天。

晚上7:50,众多武汉市民相继出现在自家窗边。也许是最近的氛围太压抑,也许第一次的集体"被宅"太憋屈,大家情不自禁的对着天空喊出了自己的愿望。"好想吃烧烤!""好想吃火锅!""我想出去玩!"在这场无声战役中,明明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却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还能实现。

晚上8:00,一声声"武汉加油"的呐喊声划破了夜晚寂静的天空。不久,便看到透过各家窗户亮着的手电筒,摇晃的灯光伴随着熟悉的旋律,一个音符跟着一个音符,接二连三冲击着我的心脏。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疫情之下,围城之中,这段旋律是如此的振奋人心。

希望若是有声音,我想它是不屈的呐喊和国歌的旋律。

1月30日,隔壁小区一家七口全部感染,最初是家里四个老人相继感染,后来病毒的魔爪伸向了那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7岁的女儿。

那时候医疗物资还严重匮乏,极难争取到住院治疗的名额。他们一家在各方力量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为家中病情最严重的两位老人在附近定点医院争取到两个床位。七个人,两个床位,我有些难以想象这对患病的夫妻要如何照顾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又有多少个诸如此般的家庭呢?集中爆发初期医疗资源的超负荷紧紧揪着每个人的心弦。

在全国物资都面临紧缺的情况下,没过多久,武汉却成为了最 “富有”的城市。全国,甚至全球的物资都向武汉汇聚而来,每一个口罩,每一套防护服,每一颗青菜,每一粒药丸,还有火神山、雷神山施工现场洒落的每一滴汗水,都闪烁着希望的光辉,都承载着同胞的重托,犹如那燎原的星星之火,淬炼出武汉的涅槃新生。

希望若是不灭的火焰,我想维系它长明的力量叫守望相助。

▲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者们(图片来自网络)

2月3日晚餐后,我坐在窗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可能是因为城市的灯光暗了,整片星空显得尤为闪亮。忽然,"滴嘟滴嘟,滴嘟滴嘟"的声音穿透安静的街道,随之而来的是那个熟悉的蓝色车顶灯。它迎面而来,没有丝毫停顿的样子,向左拐到我们小区车库的入口方向,我被惊得愣在原地,直直的盯着救护车消失的方向,猜测着这辆车是为哪位邻居而来,一颗心脏咚咚作响、上蹿下跳无处安放。

几分钟后,救护车回到了来时的方向,似乎之前只是走错了路,兜兜转转它停在了我窗前的那条小路上。车上下来了三个从头到脚包着白色防护服的人,不多时,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进入了救护车,夜晚的路灯昏暗,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看见逐渐远去的蓝色灯光。

希望若是有色彩,我想它就是救护车顶闪烁着的那道蓝光。

2月7日,正月十五,元宵节,吃汤圆,盼团圆。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封闭管理,武汉的人们适应了当前的状态之后,开始逐步恢复有序的生活。小区也自发组织起"团购"活动,为邻里同胞采购生活基础物资,同时,社区开始招募志愿者,为需要的家庭上门送菜、采买药品。志愿者的招募,似乎让大家的一腔热血终于有了释放之处,我和父母也第一时间报名争取,可惜的是,我们一家都没能入选。

妈妈不甘心,想到小区里还有几个独居老人,申请去照顾,却被告知早在封闭管理时就做好了安排,爱心蔬菜、生活物资等也都会优先派给他们。妈妈略显失落地说她想再多做点什么,如果有需要她的地方,她会觉得非常光荣和有意义。我想说,妈妈,我们谁又不是这样呢?

希望若是一艘船,我们每一个人都愿做那承载船只的水滴。

▲罗依琳一家

今年,武汉的冬天很冷,但你看那冰雪覆盖下的春芽早已蓄势待发,只待春来,花开遍地。

 

 

作者/华润置地建设事业部武汉项目员工 罗依琳

< class="crc-slide-pc container"> < class="crc-slide-main"> < class="flexslider" id="slider"> < class="crc-slide-subm" > < id="thumbnail" class="thumbnail"> < class="crc-slide-mobile"> < class="re_news">

相关新闻:

< class="newsContentFooter marginbottom"> < class="pn-tower"> < class="pn-in"> < class="pn-footer"> < class="pn-in">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Copyright ©   京ICP备05005824号-1   技术支持:润联科技 < class="gotopbox"> < style="display: none" id="goTopBtn"> 返回到易发大全 回到顶部